?
当前位置:首页 > 白沙黎族自治县 > 这碗鸡汤很醇,派爷却是拒绝的。 他是艺高胆大——站得高

这碗鸡汤很醇,派爷却是拒绝的。 他是艺高胆大——站得高

2019-09-03 06:41 [黄山市] 来源:大成基金

   那么,这碗鸡汤很他何以敢在解密日颁布之前私自将阿炳故事告诉我?我思忖,这碗鸡汤很大概他在当时已经知道即将有解密日之事,而且阿炳的事情必在头批解密的名单中。事实也是。所谓艺高胆大,他是艺高胆大——站得高,看得远。他时处701众人之上,比众人先知早觉一些内情秘事,实属正常。但以我之见,这不会是他急冲冲给我讲阿炳故事的决定性理由,决定性理由也许是没有的,倒是有两个可以想见的理由:一个,他是阿炳故事最直接的知情人,自然是最权威的讲述者;另一个,我怀疑他对自己的命数充满不祥之虑,担心某一天会说走就走,所以便有“早说为妙”的心计。他后来果然是“说走就走”的,夜里还好好的,还在跟人打电话,说往事,一觉睡下去,却永远瞑目不醒。现在,我重述着他留下的故事,有种通灵的感觉。

是啊是啊,醇,派爷我早就认识她——你现在的母亲,醇,派爷她是我一个远房姨娘的女儿,40年前,因为逃婚离家出走,找到了我。当时我在杭州警官学校(戴笠的人材基地)当教官,而且刚做父亲,家里正少人手,我就把她留在家里,以后一直跟着我,帮我带孩子,做家务,直到1949年3月9日晚上。啊,你看,我记得多清楚,就是那天晚上,我把你从监狱里偷出来的,交给我表妹——你现在的母亲;就是那天晚上,我表妹离开了我,一只手抱着你,另一只手抱着她自己一岁多一点的儿子。那时候,你才四个多月,不可能有记忆的。是的,是拒绝我是个地下工作者,是拒绝而且藏得很深,在国民党心腹机关——保密局。我叫金深水,我刚说过的,这名字在大陆几乎是默默无闻的,也许在某个党史馆里的某一册子上会有一定记载,仅此而已吧。但在台湾,在台北,在国民党军队里,这名字一度发出过铿锵的声音,就像总统府的一块玻璃被砸碎似的引人注目又令人不安。看不出来?嘿,一个特务让你随便一眼看出来还了得,还叫什么特务?不要说你,就是你现在的母亲,她跟随我那么多年,我几乎就在她眼皮底下工作着,她都不知晓我的秘密身份,这次我向她说起,她简直不相信。

这碗鸡汤很醇,派爷却是拒绝的。

首长没有正面回答我,这碗鸡汤很只是这样沉吟道:“如果我有个女儿,只要阿炳看中,我会以父亲的名义让女儿嫁给他的。”水手打开舱门,醇,派爷奋力将我推出潜艇。说话间,是拒绝院子里突然传来两只狗的叫声,是拒绝阿炳一下子屏声静气的,显得十分用心又使力地倾听着,以至两只耳朵都因为用力而在隐隐地动。不一会儿,他憨憨一笑,说:

这碗鸡汤很醇,派爷却是拒绝的。

说来奇怪,这碗鸡汤很虽然同在一个院子,这碗鸡汤很他是大领导,我是小领导,要说应该是有交往的。但就是没有,怪得很。我是说,以前我还没有正面地接触过我们院长,钱院长,只是不经意地碰到过几次,点头之交,认识而已。给我印象是个子很高,块头很大,长相很英俊,但对人很冷漠,老是板着脸,不苟言笑的,像个已淡出绿林的武士。单位里的人都害怕他,怕他沉默中的爆发,有人甚至因此给他取了个绰号,叫“地雷头头”,意思是碰不得的。这一天,我正在打电话,他突然气冲冲地来到我们办公室,进门二话不说横到我面前,抢过了我手上的话筒,狠狠骂道:说真的,醇,派爷当时我身体已恢复得非常好,醇,派爷我甚至都忘掉了曾经经历的痛苦。如果因为一场几年前、好几年前的病来决定我现在的命运,我觉得这多少有点不对头,何况这病已经好了。从我内心说,我极不乐意出现这种情况,因为这病已夺走我很多东西,我不想让它再夺走我什么。好在“战争才开始”,我似乎有的是机会。同年秋天,有三支部队一起到我们镇上来招兵,其中依然有春天我应征的那支海军部队,我毫不犹豫又去“老部队”应征。吸取上次的教训,这次我在“病史”一栏中没有如实登记。我以为这样他们就会录用我,但接待我的军官(不是上次那位)看我只做了7个俯卧撑就累得气喘吁吁的样子,还是客气地拒绝了我。他告诉我说:

这碗鸡汤很醇,派爷却是拒绝的。

说真的,是拒绝那天村子里起码出动了几十个人,是拒绝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的,他们一直把我和阿炳送到码头上。当他们看见游艇一点点远去,确信我不是骗他们,而是真的把阿炳带走了(去培养他当调音师),我想他们一定以为我也跟阿炳一样是个傻子,要不就是个大坏人。在乡下,老人们都说拿什么样人的骨头烤干,磨成粉,做出来的药可以治什么样人的病。换句话说,拿阿炳的骨头做成药,可以叫成群的像阿炳一样的傻子都变成聪明人。而我有可能就是这样一个人,想用阿炳骨头做药的大坏蛋。

说真的,这碗鸡汤很我的性格和身体决定我生活中不会有什么女人,这碗鸡汤很曾经有一个姑娘对我似乎有那么一点点意思,但我现在连她名字都忘记了。这不是说我薄情寡义,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,如果说有什么的话,也只是一种可能。我是说,我们之间可能会发生点什么。但由于我的怯弱,结果什么也没发生。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来到洛山的,反正她不是我们洛山人,用我父亲的话说,洛山的姑娘他没有不认得的。当然,他起码认得她们身上穿的衣服,那都是从他手上出去的。“他妻子?他有妻子吗?他应该有妻子,醇,派爷可事实上他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韦夫,是这样的吧?”

是拒绝“他去缅甸了。”这碗鸡汤很“他知道吗?”我问。

醇,派爷“听说你是个数学家?”是拒绝“听说他耳朵很灵光是不是?”

(责任编辑:唐山市)

推荐文章
  • (福建永定奎聚楼,摄影师@刘艳晖)

    (福建永定奎聚楼,摄影师@刘艳晖)   大家可能都听说过《牡丹亭》,因为在最近这几年中,青春版、厅堂版的《牡丹亭》演出了很多次;大家可能也知道杜丽娘,这样一个美丽的太守之女,她的生死缘起都因为一个梦。其实,她做梦的地方并不远,就在她家的...[详细]
  • 男人自杀率,远高于女人。

    男人自杀率,远高于女人。   主仆二人边走边说,已经走入了园子。接下来的,就是杜丽娘那个着名的唱段,她唱道:"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。良辰美景奈何天,便赏心乐事谁家院!"可能有好多朋友对昆曲的了解就是自这四句开...[详细]
  • 这款招牌点击率很高,厚厚的三文鱼很诱人。

    这款招牌点击率很高,厚厚的三文鱼很诱人。   苍凉是一种复杂的人生感受。同是悲情,悲壮是高昂的,激扬慷慨;苍凉是无奈的,而余韵深远。苍凉能够唤起我们一种辗转于心、不绝如缕的激荡,就在于它表现出来的是命运深处的一种无奈。...[详细]
  • 过年了!风友必看的防痛风文章! 10万+阅读

    过年了!风友必看的防痛风文章!  10万+阅读   最早听的自然是《牡丹亭》。《牡丹亭》里最早入心的就是《游园》,那样一段"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,良辰美景奈何天,便赏心乐事谁家院"!今天听来都熟悉得疏淡了,但是在一个大家都唱着"不...[详细]
  • 盗取你的其他财物咋办?

    盗取你的其他财物咋办?   小春香对她说,小姐,你多么漂亮啊!你看你头上"艳晶晶花簪八宝",你看你"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",多么光彩照人啊!杜丽娘说,我"一生儿爱好是天然"啊!追求这种完美、这种纤细、这种美丽到一种至美的境地...[详细]
  • 相爱不是那么容易,每个人都有他的手机!

    相爱不是那么容易,每个人都有他的手机!   梦幻和深情,是那样一种绵渺、精致和从容不迫的过程,细腻的情愫于水磨腔中飘荡,生旦之间秋波流转,意有所属。这,似乎已经是我们习惯的昆曲的情调了,何来悲壮呢?我们一向认为昆曲就应当是纤细的、婉转的,它...[详细]
  • 金庸都不敢这么写剧情啊

    金庸都不敢这么写剧情啊   坐在香港室内让人冻得哆嗦的冷气里,一人抱着一杯茶,眯着眼睛看正午山坡上的阳光,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,昆曲的美谁能说出有多少种?梦幻,深情,悲壮,苍凉,诙谐,灵异,风雅……不一而足啊!马东扬手叫来服...[详细]
  • 真爱到底是什么样子?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答案!

    真爱到底是什么样子?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答案!   苏东坡这样评价陶渊明:"陶靖节以无事为得此生,一日无事,便得一日之生。"他说天下人"终日碌碌,岂非失此生也"。我从小就喜欢这个采菊东篱、种豆南山的隐士,尽管他的庄稼一概"草盛豆苗稀",但是他的那一...[详细]
  • 苏珊·萨兰登《宿敌:贝蒂和琼》

    苏珊·萨兰登《宿敌:贝蒂和琼》   生命里总有那样一些冥冥中的缘定,不期然间蓦地相逢,无语微笑,绽放出宿命里早已刻画好的那一帧容颜……昆曲之于我,就是如此。...[详细]
  • 警校生如何度过双十一 0阅读

    警校生如何度过双十一  0阅读   两天以后马东跟我说:"朱主任批了,就按你说的,讲昆曲吧,做个系列,我去争取十一黄金周播出!"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