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当前位置:首页 > 泰州市 > 第二阶段 三个月治疗阶段 埃里卡接着往前走

第二阶段 三个月治疗阶段 埃里卡接着往前走

2019-09-03 11:10 [和平区] 来源:大成基金

  埃里卡接着往前走。空无人烟的谷地张开大口往里咽。已经深入到风景区里边很远处,第二阶段三段在景区的另一边,第二阶段三段陌生的田野里。直到多瑙河、油船码头罗堡、弗罗德瑙码头、阿尔伯纳粮食码头、码头旁边的谷地原始森林,然后是蓝色的河水和无名墓地、商业码头、豪于施塔河水、普拉特码头。船在那里停泊,然后继续航行。在多瑙河的另一侧是大片河水泛滥区,保护自然的青年为此奋斗,筑沙质的堤岸,栽柳树、桤木、低矮的灌木。起伏的丘陵。但是埃里卡用不着大步朝前走这么远,大概路也太远了。只有全副装备的旅行者才能步行前往,歇歇脚,吃些点心。现在埃里卡脚下是柔软的草地,她大步流星朝前走。她走啊,走啊。小岛还上着冻,还盖着雪,草还被冬天冻着,呈黄褐色。埃里卡像安了节拍器一样步子均匀地向前迈。一只脚踩上了一堆狗屎,另一只脚马上就知道,躲开那早就发臭的地方,然后在草上蹭踩狗屎的那只脚。光线慢慢暗下去。黑夜打开它的大门:进来散步吧!埃里卡从经验得知,在这个地方,妓女们在接受和结束她们的服务时可以让人不费力地观察自己。埃里卡的袋子里甚至还带了当作口粮的小面包和熏肠。这是她喜欢的食品,尽管母亲批评这不利于健康。一个应急的袖珍手电。一把自卫手枪(不比手指头大!),为了应付意外情况。一包四袋的巧克力牛奶,为了吃完熏肠渴了时喝。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用的许多纸巾。少量的钱,但是不管怎么说足够打车的了。甚至为了应付意外,没带证件。望远镜是从父亲那儿继承来的,父亲的脑子还清楚的时候,夜里用它观察、研究鸟和山峦。当时母亲认为,孩子是去一次私人室内音乐演出了,就以此在埃里卡面前大声炫耀,她允许女儿单独到那儿去,为了让她能够建立一种个人生活,好不再一直埋怨母亲不把她放出来。最多一个小时后母亲就会给室内乐的同事打电话,这个同事将想方设法找出一个借口。她以为埃里卡有一件风流事,而自己是知情的。

站在这儿,个月治疗阶用橡皮管子捆住我,个月治疗阶我已经指给你了,你看怎么把这团布尽可能紧地塞到我嘴里,让我不能用舌头把它顶出来。软管已经准备好了!请把我的头也紧紧裹在我的一件运动装上衣里,这样我的乐趣更大,而且把它绑紧,正好合适包住脸,使我不能扒下来。让我以这种痛苦的姿势受几个小时折磨,我在这期间什么也不能干。完全让我一个人留在这儿。那么我的报酬是什么,克雷默尔打趣地说。他这样问,因为别人的痛苦不会给他带来快乐。他自愿承受运动中的痛苦是另一回事:那只有他自己忍受。在最冷的山泉浴之后洗“西伯利亚”浸汁桑拿浴。我自己可以接受这事,而且应该跟你说明,在极端的条件下,我会考虑到要做些什么。障碍潜伏在散发着臭味的学校各班级的教室里。上午,第二阶段三段普通班的正常学生在那里淌汗,第二阶段三段他们才刚刚能达到平均目标,而父母则在孩子的思想控制板上绞尽脑汁忙个不停。下午,教室则供有特殊才能的学生使用,供在音乐学校上学的专门学习音乐的学生使用。各种乐器如同蝗虫似的掠夺着安静的思想空间。学校习惯于整天充斥在知识和音乐的价值之中。学生中有各种年龄段和各种身高的人,甚至有准备或正在参加高级中学毕业考试的中学生和大学生!他们志向一致,都在学习一种或多种乐器。她越来越有力地紧紧抓住内心生活中不可达到的飘荡而去的气泡,其他人对此毫无所知。她的内核如同一些超尘世的事一样美,这个核心独自聚集在她的头脑之中。其他人看不见这种美。她设想得很美,并且在想像中给自己戴上一副画好了的面容。她的母亲也许会禁止她这么做。她可以随意更换这副面孔,一会儿换成金黄色的头发,一会儿换成褐色的头发,男人们经常喜欢有这两种头发颜色的女人。她以此为榜样,也希望自己被人喜爱。她自己就是一切,只是不漂亮。她是有天赋的人,谢谢,别客气,但是不漂亮。更确切地说,她不引人注目,她母亲不断向她保证着这一点,让她不要觉得自己漂亮。母亲用一种最通俗的方式威胁说,只有靠她自己的能力和她自己的知识,她才能吸引每一个男人。只要孩子一同男人见面,她就用打死她来进行威胁。母亲坐在了望台上监视,寻觅,推算,得出结论和进行惩罚。

第二阶段 三个月治疗阶段

这儿,个月治疗阶在楼梯上只有我们俩。现在是在玩火。女人告诫克雷默尔。克雷默尔驳斥埃里卡说,个月治疗阶她不该一直刺激他的欲望,然后却让他得不到。埃里卡望着本该离去的男子,因为他一定要留下来。女人在她的精美的包装底下暗暗地兴奋起来。这种繁茂的花朵与粗暴的情欲不适应。它不适于长久在楼梯间逗留,因为植物需要光和太阳。它最适合于在母亲身边,电视机前。埃里卡摘掉了新帽子的脸上由于情欲难耐显出不健康的红色,她找到了她的师傅。这儿,第二阶段三段在软性的色情电影中一切都缩减到表面上。这对爱挑剔的埃里卡这个尖刻的女人来还说不够,第二阶段三段因为她想紧紧抓住相互搂抱在一起的人,想研究有什么事隐藏在底下,这么折磨人的感官,使每个人都想干,或者至少是想观看。通向身体内的一个管道只能不完善地解释其中奥秘,增加怀疑。不能为了得到里边最后的残余而把人体撕开。在廉价色情电影中,人们看女人看得更深入。在男人身上用不着深入那么远,但是最后一点没看见,甚至当男人把女人切割开时,看见的也只是内脏和内部器官。在生活中积极的男子在肉体上也更向外发 展。最后他得出期待的结果,或者是不成,如果有成果,人们可以从各个角度公开观看,而生产者为他的自产品感到高兴。这个家庭不做不必要的开支,个月治疗阶唯独音乐是应该通过他们发扬光大的。音乐应开辟他们通往心灵的小路。他们为自己几乎没有什么开销。

第二阶段 三个月治疗阶段

这里是一组男人,第二阶段三段一些人操着吵闹的土耳其人的OE音素,第二阶段三段一些人操着喉音很重的塞尔维亚、克罗地亚的口音。他们像离弓之箭,先是分散跑开,现在又聚集在一起,进到城市火车高架桥下面的一个小店里。火车呼啸着驶过大桥,人们在桥下小店里投币观看色情表演。这样每个小房间都会干干净净,不留下污斑。高架桥的样式肯定使土耳其人模糊地想起了熟悉的清真寺,也许它还让这些土耳其人回想起了有着拱形建筑的后宫。桥下小店里有好多裸体女人,她们一个个登台。美女如云。人们从窥视镜中看到的只不过是些缩微的影像。高架桥用砖块建成。在这家小店内有些人已经爱上了一个漂亮的女人。小店建在这里很合适。这里的裸体女人伸展着肢体,做着各种媚态。女人们轮流登场。她们按照每次事先定好的顺序逐一亮相,以便常来的顾客能够经常欣赏到不同女人的躯体,否则的话,有些常客就会不再光顾了。预订者带着大把的钱来到这里,把一个个硬币接二连三地投进一个永远喂不饱的、细细的投币口里。因为只要吸引人,他就不得不再扔进去一个十芬尼的硬币。他一只手扔钱,而另一只手则愚蠢地浪费着男子汉的精华。这个男人在家里吃得过多,他在这里哗哗地大把大把花钱。这时候在更衣室出现了一阵混乱,个月治疗阶乱糟糟的脚步声走来走去,个月治疗阶伸出的手臂到处乱抓。到处是抱怨声,他们放在那里的什么东西找不到了。另一些人尖叫,谁谁还欠他们的钱呢。喀嚓一声,一只小提琴盒子在一个青年脚下被踩碎了。这个盒子不是他买的,否则他会像父母要求的那样,小心爱护的。在高音部,两个美国女人唧唧喳喳地议论着音乐的总体印象。她们觉得有说不出名字的某种东西产生了消极影响,也许是音响效果。的确是受到了干扰。

第二阶段 三个月治疗阶段

这位夫人现在正激动地大声诉说着,第二阶段三段没人能给她答复。她说,第二阶段三段没有人愿意答复她。这位妇人颇能代表大多数无知的人,他们唯一不缺少的就是斗争的勇气。如果必要的话,她可以同每个人争吵。

这些人热爱音乐,个月治疗阶想用耐心和爱心,个月治疗阶必要时也要使用强制手段把其他人也带进音乐中。他们已经打算向半大孩子普及音乐,因为仅占有现在这个地盘不足以使他们快乐,就像酒鬼和毒品瘾君子一样,非要与尽可能多的人分享他们的嗜好。孩子们被精心策划地驱赶到他们这里来。这个大家熟知的爷爷奶奶的胖宝贝儿,头发湿漉漉地贴在头上,为芝麻大一点小事也大喊救命。还有这个挂钥匙的孩子,强烈逆反,但最终还得投降。在音乐会期间,没人给挨个儿递送零食,而且这种庄重的气氛也使人无法开口吃。在摆放着软垫的家具上没有面包屑,没有油渍,在一号钢琴和二号钢琴的盖板上都没有红葡萄酒的痕迹。绝对没有口香糖!孩子们都经过筛选,看他们是否把外面的垃圾带进来。较粗鲁的孩子都被淘汰出去,他们在器乐方面将永远无所作为。每隔十分钟,第二阶段三段维也纳城市电车就在上面发出隆隆的响声,第二阶段三段震荡了整个拱顶,而那些姑娘们却无动于衷,继续旋转。她们对此已经熟悉,习惯了头顶上有时发出闷响。投币口投进钱币了,窗口喀嚓一响,粉红色的肉出现了,这是技术的奇妙之处。不允许人碰这肉,也根本没法儿这么做,因为中间隔着一堵墙。面朝自行车道的窗户用黑纸糊得严严实实,上面装饰有漂亮的黄色花纹。一块小镜子镶在黑纸上,可以照照自己。不知道为什么要安这么一块镜子,或许是让人能梳梳头吧。旁边有个小的性商店,在那儿可以买到取乐的东西。那里搞不到女人,作为补偿,这里有窄小的尼龙内裤,或前或后开了许多口子,任人选择。可以买回家给老婆穿上,这样不用把裤子脱光,就可以伸进去了。这儿还有合体的小衬衫,上面有两个圆洞,老婆可以把乳房套进去,其余遮住的部分全是透明的。所有这些东西都镶着细褶,有紫红色或者黑色可供选择。金发女郎可能选黑色比较合适,而黑头发与红色更般配。这里也还有书刊、窄幅影片以及落满灰尘的各个时期的录像带。这些录像带根本销不出去,顾客家里没有放录像所需的设备。还是那些表面带各式波纹的橡胶卫生用品,包括可以充气的仿真橡胶女人更好卖些。他们先在里面看真的女人,然后再到外面买仿制品。因为买主可惜不能将这些漂亮的裸体女郎带走,不能把她们弄到一个封闭的小房间里,尽情享用。这些女人还根本没经历过深入进去的滋味,不然就不会这么展览自己,而是会心甘情愿地跟人走,不是这么装模作样地比画。不过这种职业对女人毫无益处。最好有人能马上带走一个,随便谁都行。原则上她们都一样,没有根本区别,即便男人们各有不同特点,对她们也顶多是因头发颜色不同而属萝卜青菜,各有所爱而已。窗户后面也可以说是屏障另一侧的淫荡的母猪,为求得心理平衡,热切希望玻璃窗前面的公牛会卖力地自慰。以这种方式,每个人都从别人那里得到点儿东西。气氛是松弛的。没有免费的午餐,他们花了钱,并为此有所收获。

每个男士都没多久就离开埃里卡,个月治疗阶现在她也不再想要男士压在她上面了。不太努力的男人只能产生微弱的刺激。他们不会为了像埃里卡这样特殊的女人做爱。在这方面他们绝不会再认识这样的女人了。因为这个女人是绝无仅有的。尽管他们将会后悔,个月治疗阶但总是还会这么做。他们看到埃里卡就掉头离去。他们不去努力探究这个女人的确独一无二的艺术才能,而情愿利用自己平庸的知识和机会。这个女人在他们看来是一块太大的食饵,他们的钝小刀无法对付。他们接受这个女人很快枯萎、凋谢的事实,这不会使他们有一分钟失眠。埃里卡干缩成了一具木乃伊,当一朵特异的花不要求浇灌,他们则忙于自己无聊的营生。每个学习钢琴的学生每过三年必须升入更高一级,第二阶段三段为达到这个目的,第二阶段三段他要通过晋级考试。埃里卡的大多数工作与这项考试有关,她必须通过为晋级加油而拧紧懒惰学生的发动机。有时,被这样加码的学生并没有多大反应,因为他们只愿意把像音乐一样的甜言蜜语灌入姑娘的耳中。埃里卡不高兴看到这样的事情,只要她能做到,她便阻止此类事情的发生。考试之前,埃里卡经常告诫说,个别的演奏错误无损大局,它所造成的损害远比以错误的精神评价作品、演奏整部作品小得多。但她是在对聋子说教,由于害怕,考生的耳朵早已闭塞,什么也听不进去了。因为对她的许多学生来说,音乐是他们从劳动者的底层爬上艺术家的干干净净的高层的梯子。他们以后同样要当钢琴教师。他们担心,在考试时,自己因害怕而颤抖和冒汗的手指由于激烈的心跳而弹错了琴键。此时,埃里卡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阐述,他们只想着能够把曲子正确地演奏完毕就行了。

每个月,个月治疗阶当埃里卡去一趟咖啡馆坐坐时,个月治疗阶母亲便会知道她在哪家咖啡馆里,并且可以往那里打电话。她随处滥用这个权利。这是家庭自己制定的安全和习惯框架。每一个人都与其他人严格地隔开。带木栅栏的小屋刚好和他们的身材尺寸相配。这些小屋又窄又小,第二阶段三段它们暂时的住户都是些矮个子。另外,第二阶段三段屋子越小,能隔出来的房间就越多,这样就可以有较多的人在较短的时间内都畅快一下。他们仍然带走忧郁,而他们宝贵的精液却留了下来。女佣们得不停地打扫,免得它泛滥成灾。即便如此,他们中的每个人,如果被问及,都自认为还可以再来一次播种。大多数情况下这里都爆满。这营生是座金矿,是个百宝箱。外国的打工仔成群结队,一个挨一个地上。他们讲着有关女人的笑话消磨时间。这鸽子笼的狭小与他们私人住房的狭小恰成比例,在家里他们有时只能住个角落而已。他们习惯了这种拥挤,而且在这里他们毕竟还能通过隔墙与别人分开来。在同一时间里,每个小间里只允许进一个人。在那儿只有他自己。只要把钱投进去,漂亮女人就在窥视孔里出现了。这里为要求强烈的男人提供特殊服务的两套单间差不多总是空着,因为很少有人能将自己的特殊愿望说出口。

(责任编辑:陇南市)

推荐文章